服务咨询热线
首页
电玩城捕鱼游戏大厅
捕鱼游戏诚信在线
24小时营业电玩城

24小时营业电玩城

蒋介石开封诱捕韩复榘始末

发布时间:2019/04/30 04:17

  从1937年七七事变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在八年抗战中,因“违抗命令、擅自撤退”而被蒋介石处决的高级将领,只有山东省主席、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兼第五战区副司令韩复榘。

  韩复榘,字向方。1890年出生在河北省东台山村的一个富有人家,自幼好逸恶劳、嗜赌成性,后因债台高筑,逃往关东谋生,路上巧遇一常出入军营的算命先生。由这位算命先生引荐,20岁的韩复榘于1910年春投入冯玉祥部队当兵。从此,他一直跟随冯玉祥。韩在冯指挥的历次军阀混战中,表现得很勇敢,立下许多战功,有骁勇善战之名。由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到省主席,他的一生是随着冯玉祥的升迁而升迁。1929年5月,他叛冯投蒋后,当过省主席和第三集团军总司令,成了独霸一方的军阀。

  “抗日战争爆发后,津浦路北段的保卫战,蒋介石让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指挥,实际上就是让韩复榘指挥山东军事,并承担黄河防务,阻击日寇的进攻。”开封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詹鸣燕在接受采访时说,“1937年12月,日寇大举进犯我国,韩复榘对抗战信心不足,敌人攻占北平、天津,沿津浦路南下,就传出韩复榘秘密派代表与日军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小矶国昭和津浦路北段指挥官西尾寿造会谈,企图妥协的消息。日军要求韩复榘宣布山东独立,充当汉奸。而韩复榘要求只要日军不犯鲁界,以达保存实力之目的。双方条件相去甚远,谈判无法进行。”

  李宗仁当时是第五战区总司令,考虑到韩复榘抗日意志不坚定,就去济南劝说鼓励韩复榘。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李宗仁见韩复榘生得眉清目秀,皮肤白皙,言谈虽粗俗,乍看之下,俨然是一个白面书生。

  虽经李宗仁与韩复榘反复开导,“最后胜利必属于我”,但终未改变韩复榘要保存实力的想法。

  韩复榘认为: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我这两军部队,断不可在抗战中消耗掉,决不能与日军死拼,保存实力是第一要务。

  1937年12月13日,日寇攻占南京,强迫韩复榘摊牌,韩复榘不肯。日军遂于12月23日由青城、济阳间渡黄河,27日侵入济南。韩复榘不战而退。31日日军攻陷泰安。1938年1月2日,韩部放弃大汶口,敌军于1月5日连下邹县、济宁等地,沿津浦路长驱直入。

  为保全实力,韩复榘以第五战区副司令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山东省主席身份,令其部队放弃济南,擅离作战地,退至鲁西单县、城武、曹县一带。军事委员会原有令:“各战区守土有责,不能退入其他战区。”待韩部退出泰安时,军事委员会令韩复榘重入泰安。韩复榘不但不听,还将公私辎重物品由津浦路、陇海路转平汉路停于河南漯河。军事委员会通知他,不可违背命令擅入第一战区防地,韩复榘复电:“全面抗战,何分彼此。”李宗仁令其重返泰安。韩复榘说:“南京不守,何守泰安。”

  “蒋介石早就想除掉韩复榘,苦于找不到借口,这次看到韩复榘放弃阵地,擅自撤退,正好借此机会收拾他。”开封市委党史研究室一科科长张雪治在接受采访时说,“蒋介石马上在南京召集高级幕僚开会。蒋介石严办韩复榘的决心已定,并商定于1938年1月11日在河南省省会开封召开‘北方抗日将领会议’,以诱捕韩复榘。”

  1938年1月7日,军事委员会下达命令:第一战区和第五战区师长以上的军官,可以暂离阵地的,一律参加在开封召开的由委员长亲自主持的军事会议。韩复榘疑窦丛生,特派专人到徐州请示李宗仁,问他是否应亲自去参加开封的军事会议。李宗仁回答得很干脆:“应该去。”但韩复榘还是犹豫不决,但在蒋伯诚(蒋派在韩部的军事联络员)的怂恿下,决定去开封。1938年1月9日上午,韩复榘临行前,他的

  一个副官抱住他的大腿不放,大呼“韩主席,开封不能去”,但韩去意已决,就踹了副官一脚。其他想劝的人,也就不敢吭声了。韩复榘到达开封后,与参谋长刘书香下榻在开封盐商牛敬廷的住宅内,第二天韩本人又到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孔祥榕的公馆内,孙桐萱和其他军、师长住在河南省政府东边路南的一家旅馆,分别由带来的卫队站岗护卫。

  蒋介石人还没到开封,却把刘峙的军队布满了开封城,并且还把戴笠的军统特务也大批派来,大肆活动,横行市里,老百姓们猜想,看样子可能有一番大的行动。

  可这时的韩复榘还蒙在鼓里,反而觉得大敌当前,蒋介石不敢对他怎么样,他去拜见老朋友、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宋哲元时,还大骂蒋介石,骂蒋阴险成性,想借日本人的刀消灭我们这些非嫡系部队,韩复榘越说越气,并大声吼道:“,军队打光了,让我们喝西北风?”

  “开封军事会议在1938年1月11日下午,按时在开封南关袁家花园举行。”张雪治说,“共到师长以上军官80多人,有李宗仁、程潜、张钫、于学忠、刘峙、宋哲元等高级将领,会场共设有三道岗。入会之前,所有军官身上佩带的武器一律交门卫保存,并进行武器号码登记。韩复榘没有丝毫疑虑,很轻松地走了过来,他掏出两把手枪交给卫兵,并进行了登记。入场后,他被安排与刘峙坐在一起,同他的军、师长分开。”

  会上先由蒋介石训话,然后由第一战区司令程潜和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分别报告战况,报告完毕,蒋介石宣布散会。

  当众人纷纷离去时,只见刘峙突然高喊:“韩总司令,请慢点走,委员长有话同你讲!”离会众人议论纷纷,都说:“韩复榘糟了!”“韩复榘完了!”

  据李宗仁回忆:散会时他走在最后,只见会场内留有蒋介石和四五个便衣卫士,刘峙指着卫士对韩复榘说:“韩总司令,你可以跟他们去了!”韩复榘脸色顿时苍白,紧跟上的几名卫士将枪口顶住了他,并押着韩朝门口走去。

  会场外,早有戴笠、龚仙舫布置了大批的宪兵、特务和两汽车全副武装的士兵,随即将韩复榘押往开封机场,飞机立即起飞,飞往汉口,押解到武昌平阅路30号二楼,交军法执行总监部羁押。

  1月19日由军法执行总监组织会审,以何应钦为审判长,鹿仲麟为审判官。

  随后,“中央通讯社”发布消息,公布了韩复榘的罪行,并说曾对韩复榘数次进行了开庭审讯。

  1938年1月24日,有两个特务对韩复榘说:“何部长请你谈话,请跟我们走一趟。”走了几步,又问韩复榘:“家里有没有事,你写信我们可以送。”韩说:“我没有家。”

  韩复榘以为真是何应钦找他谈话,但他跟着两个特务下到楼梯一半时,发现院子里布满了拿枪的军警。他立即意识到什么,马上对两个特务说:“我回去换双鞋。”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特务们便从他背后开了枪,韩回过头,说了声:“打我……”话还没说完,又有几发子弹将他打倒。嗜杀成性、显赫一时、桀骜不驯的土皇帝韩复榘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死时才47岁。

  “韩复榘身为一省之长、集团军总司令,竟不顾民族安危,为保存个人实力,拱手将大片国土让给日寇,理应受到惩处,从这点说,蒋介石处决韩复榘也无可非议。”詹鸣燕分析说,“问题是蒋介石枪毙韩复榘,不只是因为韩不抗日,‘违抗命令,擅自撤退’。抗战中擅自撤退的将领,岂止韩一人。比如蒋的嫡系刘峙,在韩复榘丢失济南的同时,也在日寇到来之时,仓皇南逃。丢失了保定和石家庄,但他并未受到蒋介石的惩处,反而在开封军事会议上帮助蒋介石逮捕韩复榘。蒋介石下定决心处死韩复榘,另一个原因是韩与蒋的矛盾很深。首先韩复榘桀骜不驯,认为资格老,一贯抗上,对蒋不能俯首听命。”

  蒋介石与韩复榘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1928年5月,北伐军进军北京就积下冤仇,蒋介石长期耿耿于怀。

  韩复榘的第三集团军有近10万人马,与日军作战,还可以抵挡一阵子,蒋介石任命他为第三集团军司令,让他死守山东,韩复榘知道蒋拿他做炮灰,便有意消极抗日,保存实力,并说与日本人打仗是光着屁股推磨——转圈丢人,意思是抗战必败。

  蒋介石怕韩复榘不抗日,放弃济南后撤,就又派李宗仁到济南做韩的工作。谈的话题就是让韩死守济南,韩复榘对此发牢骚,说蒋介石不守南京,却让我们与日本人拼。李宗仁又拿出作战地图,说假如济南守不住,最后可退到沂蒙山区,阻止日本人南进。韩复榘马上指着地图说,南路日军快打到蚌埠了。北路日军如过济南,南北一挤,岂不把我们当包子吃了。李宗仁听了,嘴都气歪了,把桌子一拍说:“那你就退吧!”对此事,李宗仁非常恼火,对韩意见很大,并向蒋介石作了汇报。

  韩复榘放弃济南后,曾派心腹联系四川省主席、第七战区司令刘湘,预谋联合起来反蒋,刘湘一直是四川割据称霸的军阀。19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蒋军战败退出南京,宣布迁都重庆。当时刘湘即有拒蒋入川之意,遂与韩复榘接触策划反蒋。反蒋之事正在进行中,即被蒋介石发觉。蒋介石遂下决心尽快除掉韩复榘、刘湘,以解心头之恨。

  韩复榘在开封被诱捕,遂于当天押往汉口。当时刘湘正在汉口住院治胃溃疡病,蒋介石为收一箭双雕之利,特意派何应钦到医院看望,告诉刘湘,韩复榘已被扣押,刘湘突闻此事,如晴天霹雳,头晕目眩。自知反蒋之事已败露,何应钦走后不到10分钟,刘大口吐血,昏迷不醒,三天后死去。